谁说盲人只能按摩?这群90后开了一家咖啡馆太暖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11 16:03

  木制的吧台上,整齐地摆放各种咖啡杯、过滤器,一个长嘴的咖啡水壶旁边,一小碟烘烤后的咖啡豆正在散发着香气,吧台后面的两位咖啡师正在忙着冲咖啡……

  韦琳面容姣好,扎起马尾辫的她和大多数90后一样,洋溢着青春的朝气。然而和其他“90”后不一样的是,韦琳是全盲人,出行要依靠导盲犬。

  韦琳一出生就患有青光眼。大学二年级的时候,眼部病情突然加重,仅仅一年,她的眼睛就成为了全盲状态,只能看到模糊的光晕。

  因为病情,韦琳不得不从大学退学。在家休息两年后,2016年,她前往北京学习速记,并以此谋生。

  那个时候,韦琳每天面对电脑长达8小时,且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快节奏、高强度的工作令韦琳倍感压力,“每天工作结束后,眼睛会非常累”。

  2018年,韦琳来到广州和另外四位视障同伴一起参加了广州合木残障公益创新中心举办的盲人咖啡师初级培训班,由一位热心的专业咖啡师亲自对他们进行培训。

  一杯香气四溢的咖啡,从前期制作到放在顾客手心,要经过打湿滤纸、称豆、研磨、冲泡等多个环节,对水温、咖啡豆种类、水粉比等也都有精确要求。一个熟练的咖啡师,全程差不多需要10分钟。

  “一开始老师也不知道怎么教,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学,都是在摸索中学习”,韦琳说,培训按照普通咖啡馆的要求和标准来做,包括卫生方面,也是严格按照标准来做,比如用镊子夹冰块等。

  最初,她只能够等水都流完了,然后再去摸咖啡粉的形状,看看在绕圈的过程中会不会偏向哪一边,在不在中心位置。

  为了真切感受滤壶内温水和咖啡粉接触的速率等情况,韦琳用温水淋在手掌上进行绕圈练习,用这种方式来培养肌肉记忆。

  区区10分钟的制作流程,韦琳和她的小伙伴需要长达半年多的练习,才能顺利完成。此外,手冲咖啡需要较高的水温,在练习阶段时不时被烫伤。

  经过不断的努力练习后,韦琳和小伙们们完成了咖啡师培训。他们还参加了SCA(Specialty Coffee Association 世界精品咖啡协会)的咖啡知识考试,是内地第一批获得SCA实践初级认证的视障人士。

  在公益组织和志愿者的帮助下,今年4月份,手心咖啡馆终于在广州“一起开工”联合办公社区试营业。目前店里一共有9名盲人咖啡师,有的是视弱,有的则是视力全无。其中7名是“90后”。

  韦琳是最早一批完成咖啡师培训课程的盲人之一,她成为了这家咖啡馆的店长。韦琳说,这应该“算是圆了半个梦想”。她目前主要负责咖啡馆的人员招募、咖啡师岗前培训(包括出品标准要求、与顾客交流沟通等)、物资采购等工作。

  慢慢地,咖啡馆的运营步入正轨。几个月过去,咖啡厅已经积累了一些回头客。此外,咖啡馆每周还会举办店内分享会,这不仅能吸引到顾客,而且还能锻炼视障咖啡师与顾客的沟通能力。

  她的男友谢学通在2012年因眼底病变未能及时治疗导致眼睛丧失光感。不久前,谢学通来到咖啡馆担任兼职咖啡师,两人自此相识。

  家住东莞的谢学通每周在咖啡厅值班三天,他总是从东莞搭乘公交车到广州,再转地铁抵店,往返四个小时的路程也不觉得累。女友在店里忙碌时,他就在吧台学习咖啡的调配,时不时两人搭一搭话,羡煞旁人。

  采访期间,咖啡店迎来了不少客人。其中一位帅气的小哥哥坐在吧台前品尝刚刚做好的咖啡,并时不时与咖啡师聊天。

  小哥哥名叫黄浩杰,生于1997年。他穿着白色T恤,瘦瘦的脸盘,大大的眼睛,属于很“好看”类型的小哥哥。他说话的时候总用眼睛看着对方,如果不细问很难知道他是一位视障人士。

  黄浩杰是汕头人,高二的一次期中考试中,他忽然昏迷在课桌上,一夜之间视力飞速下降,不久被确诊为视神经萎缩。

  当医生告诉他眼睛无法治愈时,尚未成年的他内心十分痛苦。那段艰难的时期里,他不得不放弃高中的学业,从家乡前往广州谋生。

  最初,他租住在白云区,找到一份理疗馆按摩师的工作。工作多年后,因短时间内无法拥有专业的理疗医术,加之理疗馆时常熬夜,他离开了理疗馆。

  他还关注到咖啡厅里一位咖啡师小蛮,在和小蛮愉快的交流中,俨然一副热心粉丝的模样,不时侧着脑袋、用手托着下巴,悉心聆听小蛮的每句话。

  比如说,不少盲道被自行车占用,甚至电线杆也在盲道上。此外,盲道的设计偏向路边,盲道地砖凸起不明显,鞋子厚一点就感受不到,也都是韦琳比较苦恼的地方。

  在公共交通方面,由于公交车不报车号,盲人无法识别公交车;马路红绿灯没有提示音,换灯的时候无法识别;地铁换乘站台,给予盲人的指示也太少等。

  她还说,年轻的视障人士缺乏的是工作机会,以及尝试其他不同工作的机会。当盲人不想做按摩技师的时候,他们还能有其他的选择吗?

  也许下一次,当人们来到这里和他们交流的时候,可以不用把话题围绕在“视力”上,而是可以谈谈职业规划、做饭技巧、广州哪家商场更好玩等等。

  谈到未来,韦琳期冀地表示,希望能在广州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咖啡店,而这家店将作为受训视障咖啡师的实践基地,因为“我得到过别人的帮助,我也想帮助更多的人”。